c罗总进球数622 評論 財經人物

一场比赛总进球:制造業浪費為何高居不下?

2016-07-21 17:11 趙峰華

c罗总进球数622 www.fzbis.com 管理者檔案

姓名:康斯坦丁

個人簡介:本名王鯤,曾在多家IT知名企業就職,先后擔任過Tecomm副總以及多家知名企業特約顧問,科幻星系和科技新發現網站創建人,多家知名媒體特約IT評論員,國內知名科幻作者。目前已發表IT、影視、動漫、科普評論及科幻故事數千篇,以及發行出版有老康談IT互聯科技等系列叢書計數千萬字。

中國的很多事兒,總是充滿了悖論,大學生哭爹喊娘,找不到工作,但企業卻抱怨招聘難度太大,死活找不到合適的人選,這看上去有點矛盾,但卻都是事實。相關數據顯示,中國大學生每年的就業率約為35%,而社會之于高級技工的要求則非常迫切,我們制造出來的東西總是達不到世界先進水平,否則,同胞們也不至于跑到日本買馬桶蓋,更大的悖論則來自于中國制造的運營狀況:眾所周知,制造業是重型資產企業,前期投入非常大,包括人力招募、興建廠房、購買設備等,任何一環的成本上漲都會導致制造利潤率的觸底,非常不湊巧的是,過去十年,中國工人的薪水持續普遍上漲,土地、混凝土,甚至磚瓦的價格都隨著房地產行業的發展而水漲船高,至于說,設備、原材料等等無不在吞噬著中國制造業的利潤率,于是,如你所聞,中國制造企業的利潤率連續下滑,家電制造最巔峰之時,利潤不過10%左右,連最牛手機代工,利潤率也僅有2%,稍有差池便會陷入虧損的境地,任何設計、商業模式上的失敗,都會轉換成中國制造從業者的災難,畢竟,利潤率太低,幾乎沒有辦法從頭再來!

令人費解的是,中國制造一面抱怨成本高企,一面又在不經意間浪費成本,這其中有天災,也有人禍,天災指的是技術革新、政策變更,而人禍則來源于管理中的浪費,以及因遷就人性而導致的浪費,這種浪費常常不容易讓人察覺,但經年累月之下,數字卻驚為天人。

不想長大:只見樹木、不見森林

中國制造業的抗風險能力太差,主要的原因在于自己不想長大,最起碼,有很多中國制造企業只是想著發一筆橫財、賺一筆塊錢而已,這樣的企業從未想過長大,倒不是說,他們的規模小、資金少,畢竟,勞動密集型企業里,隨隨便便就能組成一個1500人的車間,說他們不想長大,更多地是強調一種缺乏戰略支撐的管理制度,在這種大環境中,短期內看似能節約成本,但常常因決策的頻繁轉換,而造成巨大浪費:

首先,短視的企業比較容易在決策時搖擺不定,因為沒有長期的戰略方向,管理者常常抱有“不見兔子不撒鷹”的心態,但消費市場天然帶有不確定性,真正等到訂單姍姍遲來之時,留給制造企業準備的時間已經非常少,這種狀態下,管理人員不得不走一些非常規手段,比如興建廠房,需要符合國家消防規范,向消防局報建,但因工期緊張,只能打擦邊球,而且品質也會因此受到比較大影響,一旦出現品質異常,工廠常常需要付出4倍的成本進行返工,這也是位什么東南沿海一些小型的制造業企業不愿意接歐美的訂單,因為老外喜歡較真,品質不達標就是要返工,這也是為什么深圳華強北總有賣不完的“外貿”衣服,這些都是偷工減料,不符合品質要求,又不甘心付出4倍成本所致;

其次,由于缺乏長期的戰略規劃,中國制造業在購買關鍵設備、構建關鍵車間時,常常只顧眼前的需求,像一場賭博,隨著科技在發展,這種博弈輸得機會越來越大,2015年蘇州、佛山等地倒閉了一大批的制造企業,其中不乏一些業界明星企業,比如某企業在遣散員工時,庫存依舊積壓著大量的“手機按鍵”,顯然,他們堅信,諾基亞永遠是最棒的手機,卻想不到世界上還會有觸摸屏這種東西,更悲催的是,縱然是知道了喬布斯正在鬧革命,這些人也無力追隨之,畢竟,他們不想長大,沒有與時俱進的精神,而自iPhone6成為街機、Android們野蠻生長之時,他們卻只能苦守著一堆永遠賣不出去的“手機按鍵”,哀聲連連,這種庫存的浪費,可以讓一個企業直接倒閉,也大大消耗了社會的元氣。

另外,工時的浪費也是中國制造業比較突出的問題之一,如前文所述,在勞動密集企業里,人頭從來不是問題,稍微復雜點的組裝制程都需要幾百,甚至上千人,這種企業的規模非常容易讓管理者產生官僚思想,事實上,古代的將軍統領的人多了,也只不過是一句:千軍萬馬,唯我所用!官僚思想的害處不用贅述,僅僅去參加一個大企業的早會就了然于胸,這樣的會上每一個部門都會守著自己那點小KPI,只見樹木,不見森林地扯皮到底,同時還要顧及身份、地位和面子,也就是說,越多的人付出越多的工時,可能越沒有產出,更糟糕的是,喜歡扯皮之人、善于扯皮之人還往往樂在其中,因為這種扯皮既可以獲得變態地自豪感,又能打發無聊的上班時間。制造企業的組織大了,領導就會變多,信息的傳遞的中轉節點就會成倍的增加,而消息的有效性和準確性也會因層層盤剝而大打折扣,中層管理者權利欲望膨脹,高層管理者像古代的皇上,每天只能批閱“奏章”,更多的時候是一個聾子和瞎子。

更關鍵的是,這么多人口,企業還要向國家繳納社保,要獨立承擔女性職工6個月的產假,而付給相關部門,付給工會的錢又有多少能最終花到自己的員工身上呢? 于是,在制度、政策、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,中國管理者又陷入另外一個誤區,他們天真地認為,自己主動關燈、關掉水龍頭會省掉好多錢,但誰都知道,管理者的工時常常最貴,他們卻心安理得地浪費。

蹉跎人生,最沉重的浪費還是青春

庫存高企、設備老化、廠房的重復施工,都不足以徹底摧毀中國制造,畢竟,中國地大物博,資源豐富,事實上,東南沿海制造業大舉內遷,仍然能存活,就足以證明這個行業,雖然利潤微薄,但生命力卻是足夠強悍的。相比之下,中國制造對人才、對創意的浪費才是最致命的,如果說原材料、設備的浪費,好像斷胳膊、斷腿、流產等硬性疾病,而人才的浪費就更像是失眠、營養不良,這種傷害經年累月之后就會產生質變,而等到發現時,就再也沒有辦法挽救了。顯然,中國制造的人才以及培養體系都有點營養不良,我們沒有把機器變得智能化,沒能讓他們越來越像人,反倒是,把人類變得單調、無趣,讓他們變得越來越像機器。

師承日本的臺資企業,依葫蘆畫瓢的大陸企業,通過一個個動作分解表,把本來比較復雜的工作變得非常簡單,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在SOP中就像一架架并不精準的機器,他們按照IE制定的節拍,在2秒之內完成貼標簽的動作,或者在10秒鐘之內鎖好一顆螺絲。工作簡單,僅需三天培訓即可上崗,而管理者也不用擔心員工離開,畢竟,人才市場里有的是人想坐到流水線上來。事實上,這種工作分解的模式曾經在制造業被尊為《圣經》,創造者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覺得自己是上帝,顯然,這有利于工廠管理,也有利于公司控制成本,畢竟,老板們可以精準地維系最低工資標準,其實,每天干著不用思考的工作,員工自己也不好意思要求加薪的,于是,在這種工作環境中,中國制造企業就失去了“培養人才”的職能,而年輕的員工在本該呆在學校的年紀,卻只能選擇在流水線上蹉跎人生,《新周刊》形容這種情況是:2個小時就能望見一生;即便是有些員工從事的是技術崗位,但中國制造或者說整個中國社會環境都天然帶有“論資排輩”的特性,本來是創意十足的年齡,卻不得不熬資歷,何其悲哀?

制造中國、浪費中國,或許我們先不用急著崇拜工業4.0,只需要進一步導入精細管理,把這些生產中的浪費逐一消滅,中國制造業的利潤率可能不會這般慘淡,更關鍵的是,勞動密集型企業里,管理者要擔負起向社會輸送人才的職能,讓年輕人的精力釋放到最需要的地方,讓創意變成現實,讓中國制造業的產出更加多元化!

責任編輯:趙峰華

c罗总进球数622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